历史考试前夕 ~追思历史启蒙老师_房良通校长

梁文福的《历史考试前夕》我特喜欢,因为他歌词中所提到的 『近代史老师说不完…下一代…不敢想像』正是我的年代。   话说我的第一堂中国美术史的课, 沈教授一来就要求所有侨生和外藉生站起来, 然后很严肃地说:『你们一定要加倍地努力, 因为没有一个是可以一次修过的, 不要每次最后一直来求分!』 原来中美史是美术系人人自危的学科, 因为教授就只兼这一门课却是必修科, 他又是当时这一门的权威。 我为了挽回侨生的面子,考试前夕也认真地读了一个晚上, 庆幸根基够,竟然不只是及格还有个97分。 心想保持下去,就保证不用再见到他了。   怎料暑假时,学校工读竟被派到 沈教授任职的「历史博物馆」, 当时另一位也是被当 正等待期末考及格的澳洲华侨也在同部门。 当时馆内的其他「同事」们都从历任工读生口中 知道他们的沈主任在我们系所是剪刀手, 一直替我们担心。 暑末的一天沈教授把我叫进办公室, 看他还低着头批改着卷纸, 淡淡地说了一句:「妳…考得不错!有88分!」 「哦!谢谢教授!」我就出来了, 虽然到最后他没正眼瞧过我, 然而我心里却十分欣慰。   其实并不只是因为得到他的认可, 毕竟在馆内工读期间,我发现教授只是比较含羞, 研究古物时很专注,没有恶意, 偶尔也有他有趣的一面。 我内心感触更多的是在考试前夕, 宿舍同寝的一位学姐特别拜托我拔刀相助, 因为另一位韩侨学姐, 巳重修第三年了, 也就是这次再被当就别想毕业了…。 当时对我而言,真的是天人交战。 因为在一开学英文考试时,…